我收到一封網友的mail~叫「簡單的幸福」...雖然我很懶...也沒有很仔細的看完它~
但我就對「簡單的幸福」這幾個字....很有feel....其實人往往追求的不就是這幾個字嗎.....
mail內容:

簡單的幸福

 有沒有想過,當你汲汲營營的為了工作而加班,或者為了考上研究所而挑燈夜戰背後真正的目的是?
人爬得越高,車子也越大。長久以來,大家都是如此地在社會中「進化」。

升大學時,我告別了單車族,靠家教收入成為機車族,當超越同學的單車,呼嘯而過時,心中隱隱有股優越感。出社會後,賣命工作一段時間,我很快地進化為「汽車族」。

每遇紅燈,車停路口時,看著旁邊日曬雨淋的機車騎士,我是三分悲憫,七分驕傲。

不久前,旅行到峇里島,這種「進化論」終於被「當頭棒喝」。

有天,很不幸地,眼鏡摔破了;沮喪地中斷行程,叫計程車回旅館。在車上打聽一下,

何處可修眼鏡? 司機說,附近都沒有眼鏡行,只有到首府「淡巴沙」才能修。我不禁嘆道:「你們這裡真不方便。」

司機則笑著說:「這裡的人很少近視,倒不會感到不方便。」

聽這司機談吐不俗,我決定包他一天車,到「淡巴沙」修眼鏡,兼市區觀光。

他猶豫了幾分鐘,才說:「那我明早八點到旅館接你。」 

隔天,在「淡巴沙」逛了一上午,發覺此處無啥可觀;我想打道回府,下午就在旅館游泳、休息。

但是想到司機為接生意,必然推掉許多原有計畫,就難以啟齒。掙扎甚久, 我結結巴巴地說:

「對不起,司機先生,我想改成只包半天,不知會不會對你造成困擾?」

沒想到司機竟喜出望外地說:「一點都不會。昨天,你要包一整天車,我很猶豫, 如果不是因為跟你談得來,我是不接受包整天車的。」

我困惑地問:「為什麼?」
他答:「我設定一個工作目標,每天只要做到六百元台幣,我就收工,你用一千二台幣包一整天,
那我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了。」

「你可以儲錢,隔天休息呀?」

 他笑著說:「先是做一整天再休息,然後就變成做一個月、做一整年再休息; 最後是做一輩子,

終生不得休息。工作也會習慣的。」

我問:「那你們閒著幹嘛呢?時間那麼多,不會無聊嗎?」

他看著我,像遇到外星人一樣,說:「這裡那麼好玩,怎會無聊?峇里島每家都養鬥雞,收工後,我們就鬥鬥雞、放放風箏,到沙灘打打排球,游游泳呀!」 這時,我想到一則笑話:一個美國人到大溪地度假,當大溪地人賣力地幫他按摩時, 老美滿心優越感,滿臉悲憫地說:「如果你們上進點、積極點、勤快點, 你們也可以像我們一樣到大溪地度假呀!」大溪地人一臉疑惑地說:「你辛苦一年,只為了到大溪地過兩星期日子, 我卻是一整年在大溪地享受生活的,我為什麼要學你?」從峇里島回台灣後,司機的話就像禪宗語錄,不斷在腦海盤旋。突然覺得前半輩子完全「誤入歧途」。 再繼續「進化」下去,可以想見房子應越換越大,大到無力打掃,再請菲傭;為了養房貸與菲傭,只好拚命工作,有家歸不得。那麼大房子又有何意義? 開車時,我也想:以車代步,四體不勤,搞得日漸臃腫,只好買個腳踏車或踏步機放在臥室踩。但時忙,時懶,難以有恆;那何不乾脆騎單車上班,爬樓梯踏步呢?在峇里島治好了文明的近視之後,人生境界豁然開朗,步調一放慢,視野更寬,也更清楚。

人生過程中您是否也是汲汲營營隨波逐流呢?何妨停下腳步抬起頭來看一下方向對否,這是否是您所要的人生。

 忙的時候想要休息,渡假的時候想到未來;窮的時候渴望富有,生活安逸了卻擔心結果不如預期看明白了,卻後悔當初沒有下定決心不屬於自己的,卻常常心存慾望握在手裡了,又懷念未擁有前的輕鬆生命若不是現在,那是何時?愈是簡單的快樂愈可以經久不變,不用苦苦追求快樂就是一種幸福。

iv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